您现在的位置: 凤岗网 >> 协会>> 作品展示

若有若无的蓝

  •        作者: 更新时间:2017年07月14日     新闻来源: 点击数:  

   连日来忙着出差,忙着处理客诉,疏远了文字,淡了文友间的互动,直到昨晚,躺倒在床上,看了红袖的文章《大闹天宫》,才感觉有些话不得不说,再不说,我就老了,说不动了,再不说,就是2017年了。
 可是,这些话,我不想再放到2017年,2017年,无论如何,我只想简单快乐的生活。
 一如红袖说,遇到一个人,经过一些事,才知道心若离去,诸多小心翼翼,低到尘埃的隐忍,只能更显卑微;
 一如红袖说,如今暗自苦笑,怕了年迈的父母担忧,怕了年幼子女委屈,怕了成为别人口中和故事,众人的笑柄;
 一如红袖说,所谓爱,太脆弱,不堪一击;
 一如红袖说,看友独自装修整理房间,独自看电视,独自看病拿药。生生被辜负,你该怎样?又能怎样?
 红袖,你知道么,你的文字击中了我,令我心生喜悦,有一瞬,我仿佛是和一位好友面对面坐着,不说,只看,于是就看出了心的碰撞,看出了心有灵犀的妙处。
 或许是因为同为女人的缘故,我很容易掉进情。爱。家。亲。这几个字眼,或笑着流泪,或流着泪笑。
 但凡世间女人,尤其文字中的女人,因了特殊的感性触角,便把由情生爱、由爱生家、由家生亲的一玫玫方块字附着了灵气、秀气而化作泉水,从心底到笔下,潺潺流淌。于是,带有女人体息的文字,转眸流盼、百媚盈盈。
 红袖,年纪渐长,静月越来越觉得,所谓爱情,只是肥皂泡吹得好精彩,一旦爆破却只剩下一滴水,它毕竟不是地球,承载不起建筑在上面的爱情和房子。
 所谓爱情,只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,一旦得到却发现亦不过如此,亦走了老套路,你得到你不爱的,你失去爱你的。
 所谓爱情,不是你情有多真,爱有多深,而是你看轻了,情不过如此,爱也不过如此,情深意重只是对旗鼓相当,势均力敌的两个人而言。
 真的,当一切都霎时间灰飞烟灭的时候,女人啊,只有失去的青春和岁月百唤不回。男人嘛,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咽。
 只是不知男人在日后抱着小自己几岁十岁或者更年轻的新妇时,会否想起当年窘困的时候,缩着脖子唱歌:“哆罗罗,哆罗罗,寒风冻死我,明天就垒窝。”会否想起陪伴过自己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妻,不,此时已经是前妻。
 世间男子,董永、许仙之类大是这方面的突出代表。这些人未必有七仙女肯下凡或者白蛇精肯报恩来嫁给他,这样的戏全是不得志的男人编出来的,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憧憬和意淫。
 不过,假设真有男人有这样的好运气,真有女子慧眼识珠了,投怀送抱了,红拂夜奔了。
 然后呢,妻也有了,财也有了,家也有了,业也有了,底气也足了,男人此时就变了。
 他变得粗暴无理。这方面代表是诗经里那个天杀的氓。“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,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”撒娇,生气,噘着嘴,千方百计要让这个女子嫁给自己。结果女子心软了,和家人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,终于嫁过去了。日子呢?不好过啊:“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”又很辛苦:“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;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”然而换来了什么呢?当初是言笑晏晏,信誓旦旦,到最后男人变心了,粗暴打骂起来了,搞得不懂事的弟兄们都笑话起自己来,你当初一心要嫁的老公怎么是这个样子。
 现在不了,现在不兴出妻,而是流行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。但是,话说回来了,当外面的彩旗变成家里的红旗时,你就从他嘴里亲爱的宝贝变成了继他前妻之后的第二任黄脸婆。你不要觉得你就是他的千古知音,是他的最爱,你对于他,其实不过一根甘蔗,甜汁吮净了,他的新情人又上岗了。
 红袖如风,红袖如风,真的,你的文字如风,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把我的心搞乱了。
 在我知道的人里面,郑然兄的文字里是有风的,一孔兄的文字里是有风的,文清姐姐的文字里是有风的,石大哥的文字是有风的,昨日兄长的文字亦是有风的……他们都是些收藏清风的人,他们的风吹醒了麻木的人,吹去了现实生活里扬起的太多太浊的尘埃,吹净着人心,也吹洗着文字里的灰暗和阴翳。静月听说树木有“见风长”的说法,树只有在风的吹拂下才能长得快。那么,静月想问红袖,那些来自文字的纯净之风不也是哺育太多躯体和灵魂的食粮吗?文字把生命提纯了,把思想、性情化成了清风明月,照耀千秋,澄滤着尘间的是是非非、恩恩怨怨。
 泰戈尔说,碧空无痕,鸟已飞过。好风好雨也是无痕的,它们留下的只是山青水碧、天地澄澈、草木葱茏、花香露白。红袖的文字亦复如是。
 这个夜晚,静月在红袖的《大闹天宫》里独语,风很快就把声音带走了,风什么也没有说,红袖也什么都没说,但是,我的心里却留下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蓝。
 

 


责任编辑: 黄小晓 

热点论坛